移动版

拉动芒果超媒股价大涨,“姐姐”系列综艺还有多少能量

发布时间:2020-06-23 12:11    来源媒体:一财网

“这可能是我参与的最累的一档节目。”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(下称《姐姐》)音乐总监赵兆说。

连日来,赵兆不仅要负责女团选曲、帮助姐姐们练习,还要适应真人秀节目无孔不入的拍摄。“的确很累,但期待更多,这是一档全新的节目,有全新的理念与梦想,所有人和姐姐们都在成长。作为音乐总监,希望能在音乐层面倾尽全力,让姐姐们能够成为名副其实的女团。”他告诉第一财经。

这也是主创团队的动力与压力。从创意成型到名单发布、节目录制,《姐姐》几乎是零宣传。但这档聚集30位30+女艺人的综艺节目,6月12日首播当日就冲上热搜榜,观看人次在短时间内突破3亿,更拉动芒果超媒(300413)股价大涨,截至6月22日收盘,其市值约为1135亿元,成为A股市值最高的文化传媒公司。

“随着淘汰机制启动,姐姐们依旧会成为霸屏焦点,但要成为真正的现象级综艺节目,还是要看姐姐们的蜕变。除了品貌、才艺外,女团也需要‘女子力’品质。更为重要的是,一个团体的生长,不仅让更多怀揣梦想的人加入进来,也得让这个行业慢慢进步。”清华大学新经济与新产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德良认为。

回炉再造

历经数年发展,日本和韩国如今拥有成熟的造星体系。中国女团却迷失在模仿的道路上,失去特色。

2018年,《中国偶像产业迭代研究报告》显示,我国偶像经济市场规模已近1000亿元,核心音乐层市场(包括实体唱片、数字音乐、演唱会等)与衍生市场(影视、综艺、广告等)各贡献一半左右。艺恩数据库预测,2020年我国偶像经济市场规模将超过千亿元。

两年前的夏天,《创造101》改写中国女团游戏规则。制作方遵循互联网时代下的青年文化和偶像定义,从赛制、模式和节目理念上,打破以往选秀节目的传统,将更多选择机会留给观众,和网友实现实时互动。通过任务、训练、考核,101位少女在明星导师训练下成长,通过人气投票选出11位女练习生,组成全新偶像团体出道。

拥有选择权与话语权的网友让这些年轻偶像拥有了强大的粉丝基础,也为她们要做“中国顶尖女团”的梦想提供了开放的舞台。《创造101》收官之时,总播放量达48.6亿,微博同名话题的阅读量达104.5亿。

这一模式沿用至今,今年3月爱奇艺推出的《青春有你2》微博同名话题目前已有147亿阅读量。

那么,再增加一档美少女偶像团体选拔节目,观众会有审美疲劳吗?纵观李宗盛、周华健、罗大佑、张震岳在2008年成立的纵贯线乐队,享誉华语乐坛的大哥能组团,事业有成的姐姐为何不能组团?

邀请姐姐参加真人秀节目,芒果TV背后的湖南卫视积淀了不少经验。《偶像来了》《我们来了》《花儿与少年》几档明星综艺,就曾吸引到强大的明星阵容,林青霞、刘嘉玲、关之琳、杨钰莹、朱茵、宁静等都参加过,而《姐姐》导演吴梦知之前录制过《花儿与少年》第二季和第三季。

年过三十的女艺人大都面临职业危机,有的演技难以突破,有的成名虽早但近年曝光度不如网红,还有的想跳出舒适圈挑战自我。现实残酷,姐姐们需要一个回炉再造的机会与平台。

女团,女子力

“单纯从音乐方面,我觉得姐姐们都有一个玩音乐与女团的梦想,这很重要,我们能做的就是让她们散发特有的光芒。”赵兆告诉第一财经,自己以前更多的是面对电脑、专业歌手或音乐人,这次30位姐姐中,有的是歌手,有的是演员,也有不太会唱歌的,但他常会被姐姐们的勤奋、不惧挑战的决心,还有真实的个性所触动。

从市场角度而言,这档综艺独辟蹊径,选择30位成熟女艺人,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培养粉丝的时间,加之30+中年危机话题,《姐姐》开播走红属情理之中。

但偶像女团发展至今,关键词早已不是肤白貌美、大长腿、劲歌热舞,“女子力”才是女团终极代名词。

“比赛是残酷的,也正因为它的残酷和激烈,才让这种向阳而生的力量显得尤为坚韧、勇敢。失败也能坦然面对的智慧以及团队的协作精神,真的十分吸引人。”刘德良很希望看到这些新时代女团的“女子力”。

经过初次组团,加上每个人优劣势不同,第二期种种问题被曝出。有评论认为,如果姐姐们接下来依旧我行我素,“中国最好女团”破灭的可能性很大,而《姐姐》的野心将止步于一档综艺节目。

故事会向哪一个方向发展,30位女艺人历经成团的磨合,会有怎样的成长与变化,这些还是未知数。

第一财经广告合作,请点击这里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,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。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,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,包括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。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。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:021-22002972或021-22002335;banquan@yicai.com。 文章作者 陈汉辞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